http://www.coc1.cn

汪伦:盛唐最牛的营销大咖

营销学兴起于近代,也涌现出无数大师,开坛布道,香火颇旺。然细细究来,这些大师之名能传唱多久?十年者,屈指可数,百年者,当是凤毛麟角。

唐玄宗时期,汪伦前辈,无经天纬地之才能,无惊天动地之文章,无彪炳史册之功业,却以独特的方式,传颂千余年,无疑是此道鼻祖。

《赠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汪伦,安徽黄山人。历代出版中,常把汪伦定义为村民。依据是宋本《李太白文集》:(李)白游泾县桃花潭, 村人汪伦常酝美酒以待白。 其实,这是天大的误会。

汪伦,字文焕、凤林。祖上汪华,初唐重臣,越国公。他本人曾为泾县县令,正儿八经的正处级干部。任满辞官,隐居在桃花潭。

汪伦亦为诗人,大体是写诗水平不高,故无诗词传世。但有些诗词功底的,与李白有共同语言。否则,唐朝的诗坛一哥,大神李白怎会为了几坛美酒,与一老农交流数日,乐而开怀,流连忘返?

李白还写过汪家诗词:

《过汪氏别业二首》

畴昔未识君,知君好贤才。

别业,就是现在的别墅,比别墅要高级,要有山有水有园林。一个老农怎能会有别业?“知君好贤才”更说不通,普通老农,为何要“好贤才”,好咸菜还差不多。

公元755年,34岁的汪伦听闻李白旅居南陵,相距不远,于是修书邀请。对于这位大唐超级大咖,他的邀请方式极为特别。

时年李白55岁,声名传播于大唐的每个角落。

他拍过韩朝宗的马屁,住过玉真公主的别馆:

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住过玉真公主的别馆:

几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

唱过杨贵妃的赞歌: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当过唐玄宗的翰林: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试过高力士的权威,最终浪迹于天涯: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 先生好饮乎?此地有万家酒店。 直译过来,就是:李哥,美景美酒,约吗?

汪伦堪称是李白的知音,知其爱游山玩水,爱饮美酒,投其所好。收到书信,李白欣然赴约,入目之处,风景怡人,春光正好。却未见桃花飞红,仅有一处酒家。

汪伦热情款待,用桃花潭水酿成的美酒宴请,并笑着告诉李白:此潭名桃花,长十里,故为十里桃花; 此地酒店,店主姓万,故为万家酒店。

李白听后,大笑不止,本以为自己很能吹牛,什么“白发三千丈”、“飞流直下三千尺”,什么“手可摘星辰”、“千里江陵一日还”……谁知汪伦老弟,比自己还能忽悠,意气相投,同道中人啊。

于是,逗留数日,共饮美酒,相互切磋,不亦快哉!

就连送别,汪伦都独出心裁,不同凡响。

李白辞别,准备去庐山踏青。汪伦安排好一艘船,备好礼品:八匹骏马、十匹官锦。却事先没有告知,他将前来送行。

次日清晨,李白登船,船夫摇橹,准备启程。“李白乘舟将欲行”,就是此景。恰在此时,汪伦赶到,在岸边拍手踏脚,《踏歌》相送,并挑来两坛好酒相赠。正因为没想到,才会“忽闻” ,“忽闻岸上踏歌声”,才有意外惊喜。

李白是性情中人,但凡酒后挥毫,或兴之所至,写出的诗歌,质量往往上佳。诚意相邀、热情相待,厚礼相赠、踏歌相送,汪小弟情谊深重,让李白感动不已。此情此景,口诵而成《赠汪伦》。

若是平常诗人写诗,多会写成:“桃花潭水深千尺,恰似汪伦送我情”, 也见汪伦之情,不过是凡语。诗词天才李白则不同,先写桃花潭水之深,再写汪伦之情更重,“不及”二字,有递进之美,让诗歌意境再次升华,有了神韵,有了张力。

《唐诗别裁》如此点评:若说汪伦之情比于潭水千尺, 便是凡语,妙境只在一转换间。

李白传世的900余首诗歌中,这首诗的地位极高。从传播广度上,知名度极高,与《静夜思》等名篇相若。

《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望庐山瀑布》: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在送别诗中,堪称第一位。李白写的送别诗,林林总总近百首,其中名篇亦不少。

《赠孟浩然》: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送孟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沙丘城下寄杜甫》: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闻王昌龄左迁龙标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

……

但其他人,都是名动天下的大咖。孟浩然是“诗星”,李白敬仰的大哥;杜甫为“诗圣”,与李白为一时瑜亮;王昌龄为“七绝圣手”,诗作《出塞》被称为唐诗七绝压卷之作。没有李白的诗歌相和,于他们的声名亦无影响。

《送友人》写得也极经典。但读完此诗,都不知送别的是何人。

《送友人》: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唯有《赠汪伦》这首诗,最有含金量,让名不见经传的汪伦,为人所知,从投入产出角度而言,称得上是营销界的经典传奇。

于汪伦而言,很简单,也很单纯。

这是两个唐朝男人之间, 知音相合的友情; 是两位诗人之间, 意气相投的切磋。 只是他不曾想到,带给历史深刻的印记。

汪伦一生平淡,与李白交往,让他的人生赋予了浓重的亮色:唐朝诗坛多了经典名篇,他的名字在诗歌中跨越千年。桃花潭边,潭水深碧,翠峦倒映,那场相聚离散,那番开怀畅饮,竟创造出这般的价值。

最令人称奇的是,李白、汪伦都逝世于762年。

这样看来,没有朋友相伴, 即便有再多的美酒,喝起来也不是滋味吧。

参考文献:

《李太白文集》(宋·宋敏求)

《随园诗话》(清·袁枚)

《汪伦的籍贯及身份考》(汪兴吾2006年)

《黄山区志》(2008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