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oc1.cn

诗歌:一树枇杷花/武汉,擦干眼泪

诗歌:一树枇杷花/武汉,擦干眼泪

 

一树枇杷花(外二首)胡振国
 

不到春天

枇杷花不会轻言凋谢

在厚巴巴的枇杷叶护佑下

温情展露着笑齿

蔑视着过路的北风和雪

它的自信

来源于枇杷树年年印证的经验

挺住寒流或严冬

就能抓住五月的明媚

分娩果香

被疫情围困的庭院

我相信武汉

就是我庭院里的一树枇杷花

一朵一朵从容怒放

一簇一簇相拥成团

仿佛以一场花事突围一场季节的战役

那些枝条

都托着向院墙外伸展的意志

那些每一片碧绿的枇杷叶

都凸起了春天的青筋

庚子鼠年的开端,我只心系武汉

足不出户

 

正月里是新春

 

踏过雪,跨出年的最后一道门槛

就与正月撞个满怀

季节轮回,重新上路

浩荡的春风蓄势待发

又一个新的春天,泥土又将掀起波浪

百草在地底蠢蠢萌动,雨水慢慢涨高

南迁的鸟在打点行囊,准备北归

蜂蝶的卵子在消耗自身的能量推动自己

蛇,以及其它冬眠者都挪了一下身子

但还不能翻身,不能打滚和游行

总之正月是一个预言

就像一架十二级的老木梯,从正月仰望上去

每一级都像一个画框

 

腊梅迎春

 

没有雪

梅的清冷和瘦一目了然

腮红泛着淡淡忧伤

翘盼的寂寞

恰似那寒风中的轻颤和低眉

阳光也无法掏出

缠绕在梅枝上难言的心事

只有雪和雪驾驭的小马车莅临

让梅脸红心跳,眼瞳闪亮

仿佛情窦初开的少女,长睫毛吐蕊

被爱惊动,吐了一下舌头

窃喜的梅红唇吻雪

于是,雪铺天盖地

像一件盛大而动画的嫁衣

梅。这个冬天的公主要出嫁了

这冷艳的美人含笑不语

天地一下子春光乍泄,变得

辽远和敞阔了许多

【作者简介】胡振国,男,居安徽岳西县。自由诗写作者。在省内外40多家报与刊发表诗歌300多首。

 

武汉,擦干眼泪

张震

 

武汉,很大

我去武大看樱花的时候

在户部巷,却能听到热干面的吆喝声

黄鹤楼,吹着东湖边的蒲公英

把二桥堵得望不到头

等地铁的人很多

赶路的人都想着挤上这一班

武汉,失眠了

春节前夜,飘着雪

潘多拉盒子中逃出来的魔鬼

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江城被摁下了暂停键

每天都揪心地害怕听到疫情

漫长地等春暖花开

我在铜陵,宅如窑洞里的灯火

从时光里抽空记忆

忽然想起以前,我与同一个城市的她

随时可以无所顾忌地见面

看湿地公园的广玉兰

划天井湖的船

去距离家步行五六分钟的植物园里跑几圈

我似乎听到了春天的脚步...

洞庭湖沉默如金

舔抚着伤口

在用光的声音挣扎

漩涡外的我们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春天来了,很快雨露、蝉鸣、清风

武大的樱花盛开

到时候,愿望都会实现

武汉,擦干眼泪

 

【作者简介】张震,中共党员。文学爱好者,主要写作散文、诗歌,喜欢用文字记录美好,有若干作品散见于《安徽日报》、《新安晚报》、《扬子晚报》等。现居安徽铜陵。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