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oc1.cn

对神舟电脑来说,可怕的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最近,神舟电脑因京东欠款3.383亿元货款,正式提起诉讼。对于一家民族企业来说,神舟电脑的遭遇,像极了疫情期间在死亡线挣扎的国内中小企业的现状。他们面临着停工停产的压力,急需现金流周转,才能够在这时候存活下来。但与西贝吐槽借钱发工资随即收获数亿贷款不同的是,面对神舟电脑的合理要求,京东却一副看似有些流氓的做法,进行了回应。价值兄认为,中小企业对抗天灾已经足够艰难,但压垮他们的却是更加流氓的行为,天灾不可怕,人祸更无情。

神舟电脑忍无可忍:起诉京东拖欠3.383亿货款,五大酷刑

2月20日,神舟电脑在官方微博上表示,“我们正式起诉京东!#神舟起诉京东拖欠3亿多货款”。一时间引发了网友们的极大关注。随后,神舟电脑创始人吴海军表示,“欠账还钱,天经地义。我们正式起诉京东!”

那么,京东对此的表示却有些过于官方了。因神舟违反双方签署的产品购销协议条款,导致其未结算货款被暂缓支付。希望双方在遵守契约精神的前提下,合理合法地解决分歧。

随后,神舟电脑再次对本次事件进行了回应,发布了本次起诉京东拖欠货款的更深层次原因——为了逼迫神舟支付1559万元返利,京东对神舟采用了五大酷刑:1、产品搜索降权;2、不让参加任何活动;3、缺货产品不予订货;4、全线产品下架;5、不予结算货款。看来,神舟电脑已经忍受京东很久了。而这一次的据理力争,似乎还隐藏着诸多我们表面无法看到的真相。

来自神舟电脑发布的信息显示,“京东去年双11逼迫神舟二选一,不准神舟参加天猫双11活动”,以及“结算耍流氓”,“霸凌扣巨款”等行为。根据京东给予神舟回复的公函显示,神舟电脑需向京东支付返利,京东才能给予神舟进行货款结算。但这个协议是否适当呢?

京东拖欠货款并非个例,听听前员工爆料:这是流氓行为

价值兄从一位京东前员工的爆料中了解到,对于京东这样的平台与商家的关系,其实有着非常明显的“店大欺客”行为。甚至,这样的行为有些完全任凭平台相关人员心情去处理,属于腐败行为——“京东不同,京东是消费者确认钱到的是京东账上面,然后平台想给你多少,看采销的心情,其中采销以付款卡供应商的不在少数,很多京东采销付款的时候或者搞活动的时候会让供应商来北京开会,其实就是捞油水”。

而供应商对于京东的这样的大平台,根本没有任何话语权可言。即便是他们知道神舟会起诉,也并不能改变这种所谓的“游戏规则”。简单来说,京东的这种对供应商或商家的行为,正如这位京东前员工概括的——“我就不给你钱,你也告不赢我,简而言之,欠债不还钱,老子说的算”。但这位员工认为,神舟的行为让人感到钦佩但又充满了无奈——“作为曾经京东的人,我想对神舟说,神舟你真是爷们,加油,虽然胜诉的概率不大,但是也是第一个出来反抗的。”

因此,价值兄认为,既然知道可能的结果,京东在这次事件中的两次声明,也非常的冷淡和无情,就很好解释了。第一次,京东回应是“因神舟违反双方签署的产品购销协议条款,导致其未结算货款被暂缓支付。希望双方在遵守契约精神的前提下,合理合法地解决分歧。”第二次,京东的回应是“对于双方的争议,我们相信法律会作出公正的裁决。”看似冰冷和官方的回应,透露出的似乎是一家企业没有温暖和人性的做法。这是否印证了那位京东前员工的判断,“神州的胜诉概率不大”?或许京东早已有了预感,才有这样的两次冰冷的声明。

无独有偶,京东在拖欠货款或卷入债务方面纠纷,并非个例。从供货商货款到平台保证金,阿芙精油,欧时力、Jasonwood,雕爷牛腩等诸多供货商,都因为京东拖欠款问题,与京东产生过纠纷。2019年7月,多家媒体报道称,京东卷入了诺亚财富旗下管理的信贷基金的供应链贷款,总金额高达34亿元人民币。2017年,京东拖欠丹麦供应商40万元三个月,丹麦人只能向丹麦上海领事馆求助,丹麦领事馆发函给京东,此事才得以解决。

压垮中小企业的,不应该是京东们的霸权主义和流氓行为

今年1月份,西贝集团创始人贾国龙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西贝账上的现金撑不过三个月,我们就贷上款,勒紧腰带发三个月工资”。这一番话道出了很多中小企业的艰难处境。而在企业陆续复工的这段时间,大量中小企业都在艰难度日。价值兄也看到了很多传闻,比如“新潮传媒就宣布裁员500人,占员工总数的10%。高管集体降薪20%”;某公司要求员工自愿降薪,等等。这些都充分体现出中小企业在疫情面前的举步维艰。

而来自近日清华、北大联合对995家中小企业展开调研显示,其中餐饮住宿文旅类企业中,仅9.96%的企业能依靠现有现金流维持6个月以上,85.01%的企业最多维持3个月,而62.78%的企业认为“员工工资及五险一金”是疫情期间企业主要的支出压力。正因如此,选择以“减员降薪”的方式来应对现金流短缺的企业,占到了22.43%,占比高居第一位。这意味着,有大量企业在应对疫情期间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而拖欠高达几亿元货款,对一家中小企业来说,简直就是一笔救命钱。

2月13日,吴海军就在微博上表示,“中小企业最大的问题是面临现金流断裂而倒闭。”此外,他还表示,地位优势的大企业将是压垮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在能生存的中小企业,一般是有盈利能力的,为什么没钱,主要是因为处于优势地位的大企业,故意拖欠货款,同时又很难从银行贷到款,从而导致资金链断裂”。

价值兄认为,如今全国都处在疫情的特殊时期,对中小企业来说,生存压力简直超过以往20年的艰难环境。17年前,京东因为非典的困境,从一家中小企业成长为几百亿美金的巨头,可曾想过,如今这些中小企业也如当年的自己一般,面临着生存还是死亡的压力。一家有责任的巨头,不应该扮演流氓角色,压垮中小企业的,也不应该是京东们的霸权主义和流氓行为。

最后,价值兄想用网友发出来的一张截图来向那些拖欠中小企业贷款的巨头们说一句,“杀人抵命,欠债还钱”,这是我们社会的准则之一,“欠债还钱”更是一家商业公司应该具备的最基本责任。中小企业步履维艰,但天灾不可怕,人祸更凶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