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oc1.cn

隔离结束回来,公司不见了?昆山一老牌电子公司突然宣布解散

每经编辑:文多

贴在窗户上的解散公告。

“隔离结束回来,发现公司不见了”,网上的段子,真发生在了昆山达鑫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鑫电子)员工身上。

3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原达鑫电子厂区大门前看到,一份落款时间为3月7日的公告显示:公司于当天宣布解散。

10日这天,多名供应商及员工来到厂区门口等待消息。部分供应商向记者表示,达鑫电子解散的原因,并非仅仅是受到疫情的影响。

公告中也称:公司近几年来持续亏损,所租赁厂房已被出租方收回,目前已无法继续经营。

达鑫电子原厂区内,外墙上的公司名已没有了“达”字。

房屋租赁协议2月底已终止

在厂区门口,工厂保安告诉记者,他们是由房东“铨鑫”雇佣的,达鑫电子现在已经解散,厂区内已经没有达鑫电子的人了。

有自称达鑫电子员工的人士向记者透露,2月29日,公司公告称自2月10日起停工停产,放假最大期限为2个月,假期结束后是否继续放假或返厂上班,由公司再行通知。原因则被归咎于疫情:“目前配套供应商及物流等不能稳定复工”,“公司人力无法到位”,同时,也提到了“订单不足的自身现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现场还有一份发布时间为3月5日、落款为“昆山铨鑫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铨鑫电子)”的公告,其中称:达鑫电子与该公司房屋租赁协议已于2020年2月29日终止,该公司办公场所已搬离。

而2月29日,就是达鑫电子发布停工停产公告的日子。

另一份“搬离”公告

启信宝显示,达鑫电子成立于1998年6月,法定代表人张高圳,注册资本772.33万美元,股东仅新加坡达鑫控股有限公司一名。公开资料显示,达鑫电子的经营范围包括电脑及电脑零配件、照明设备、电池模组等。

像这么一家经营已22年的企业,为何突然宣布解散?

多名在厂区门口的供应商向记者表示,达鑫电子解散的原因,并非仅仅是受到疫情的影响。

其中一名供应商告诉记者,达鑫电子一度发展得非常不错,“名气很盛”,最兴盛的时候,公司有3个分厂,总员工超过千人,但近几年则感觉每况逾下。而另一位供应商表示,受国际经贸形势的影响,公司流失了一些比较重要的大客户,才导致难以继续经营,在解散前夕,达鑫电子员工约有三四百人。但据启信宝信息显示,达鑫电子2016年、2017年、2018年缴纳社保的人数分别为141人、136人和127人。

上述供应商还称,达鑫电子位于震川路的厂房原本为该公司自有,后来才卖给了现在的房东。对此,记者3月11日也曾致电铨鑫电子,但记者说明来意后,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这天来到厂门口的供应商,多是希望能够拿回设备或欠款。

一名某电子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达鑫电子租了他们公司的设备使用,他“3月5日还可以进去盘点,现在已经连门都进不去了”。另一名耗材供应商则介绍,由于达鑫电子一直没能按期还款,他早在去年10月份就已经终止了和达鑫电子的合作,但目前双方仍有十余万元货款未结清。为了要回货款,他已经在昆山待了一周。另一名得知消息后刚刚赶到现场的供应商则称,他被拖欠了30余万元货款。

3月10日,供应商在厂门口等说法。

具体原因仍待解

为了解达鑫电子宣布解散的具体原因,记者也试图直接联系公司方面。

启信宝显示,达鑫电子法定代表人张高圳,同时也是昆山英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山英倍)和行易纳米科技(海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行易纳米)的100%持股股东。

此外,从启信宝提供的股权结构来看,张高圳实际控制的公司还有江苏达谊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江苏宇迅达科技有限公司。其中,昆山英倍、行易纳米等所留存的固定电话号码,与达鑫电子相同。

3月1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便拨打了昆山英倍工商资料信息中的手机联系电话。接听电话的人士向记者表示,他目前也无法联系上张高圳。此外,记者从网上查询到了一个张高圳的手机号码,但接通后无人接听。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启信宝显示,2020年2月27日,张高圳还转让了自己在苏州达鑫圳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股份。记者也试图联系该公司,但电话并未接通。

“我们也希望能够联系上他。”有留守在厂区门口的员工告诉记者,“问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