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oc1.cn

安倍对“第三次世界大战”所做的准备:从两只口罩到全日本进入紧急事态

4月16日晚,日本政府新冠病毒对策本部再度召开会议,安倍晋三首相将紧急事态的范围,从10天前4月7日宣布的7个地方扩大到了全日本。从此时起,到黄金周结束的5月6日,日本全国进入紧急事态状态。

此时,包括钻石公主号等输入病例在内的日本确诊人数已经高达1万零19人,死亡204人(其中包括钻石公主号上的13人)。除了将紧急事态扩展到全日本外,日本政府用力最大的便是为全体日本家庭,不管是三代同居,还是数十人、上百人像一个家庭一样生活在一起的老人院准备了两个棉纱口罩。日本政府对于经济下滑的关心,要比应对新冠病毒似乎高很多很多。

安倍对本次新冠病毒的认识:“第三次世界大战”

安倍晋三对于本次新冠冲击有着非常高的危机感。

4月10日,也就是日本宣布进入紧急事态的第三天,著名记者田原总一郎悄悄地去首相官邸,与安倍有过一场推心置腹的对谈。说是悄悄地去了首相官邸,是因为查阅11日发表的“首相动静”,没有找到田原到访的记录。该是两人私下的交谈。当天,田原记者也未发表任何拜见首相大人的信息。到了14日,他才在博客上简单地写了一句。

田原问安倍如何看待这次新冠冲击时,安倍回答说:“我过去一直以为第三次世界大战该是核战争,但这次新冠病毒的扩大,让我认识到这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见安倍对新冠病毒问题认识非常的深刻。

但思想和行动往往会有很大的脱节。田原追问:“为什么这么晚才推出紧急事态宣言?”安倍一脸无奈,认为是太害怕对财政发生影响。他对田原说:“几乎所有大臣都反对(发出宣言)。”田原在博客中分析,该是安倍晋三果断地将“和平时期的思维方式”,在感染不断扩大后,转换为“战争状态下的行事方针”,最后决定发出宣言。

今年1~3月各主要行业消费额与去年的对比

笔者通过电视看过无数次田原的节目。一方面知道他信息灵通,言语犀利,但也知道毕竟屁股决定脑子,关键时期最高政治家的意图是媒体必须宣传的方向。选择最佳时机为政治家造势,才是日本媒体高人的最大使命。看到14日田原冷不丁地在博客上写这么几句话,觉得日本该出台动真格的政策了,果然16日,安倍宣布将紧急事态的地理范围从7地方扩展到了全国。

不过这么说多少有些事后诸葛亮的感觉。15日,看到安倍离开官邸,回到自家翘起二郎腿,抱着家里的爱犬,悠闲自得地喝上了咖啡的视频,而且恰如其分地在视频的旁边加上了音乐家星野源弹吉他演唱“在家跳舞”的歌曲(安倍的视频是4月11日上载到推特上的),40万日本网民为首相点赞,便以为日本不会有重大事项宣布,但这显然错判了日本的形势。

16日,日本确诊人数过万最大的应对方法是发两只棉纱口罩

从日本方面公布的新冠患者数字看,4月16日首次过万(日本各个方面的统计数值不是很确切,估计有一部分有重叠现象,但16日确诊过万的结果该是真实的)。

资料来源:《朝日新闻》2020年4月17日(统计数字有部分重复)

世界各国中,除了德国在患者过万后依旧能够保障医疗体制的有序运营外,西班牙、意大利及美国都发生了相当程度的“医疗崩溃”现象:患者人数暴增,医院不能接纳相关病人。日本在16日以后,能否避免医疗崩溃开始受到民众的注目。

中国不少电视报道了日本一辆急救车遍访四十多家医院后,才让病人得到收治的新闻。看日本报纸,说的是五十家,比中国报道的要更为严重。日本是否出现了俄罗斯那样的几十辆急救车排在医院门口,而病人不能进入医院的情况了?以日本的行政能力,不至于如此僵硬、低效。到4月16日为止,日本基本没有发生医疗崩溃的现象,但患者过万后,有可能出现几何数的突发性的患者人数的增加,到那时日本的医院也会出现崩溃现象。

中国不少新媒体从日本人喜欢戴口罩、保持个人清洁卫生、没有西方人拥抱、接吻的交往方式,比较乐观地认为日本不至于出现大规模的新冠病毒感染现象。但新冠病毒的感染其实光这些显然不足以抑制,国家的预警、对大规模感染作出准备还是非常需要的。

日本政府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有了预案:向每个有收信收报纸的信箱,投邮两只棉纱口罩。“啪的一下就能防止病毒的传染!”官员是这么和政治家说的,政治家也真的信了,做出了数百亿日元的预算,从4月17日开始该能够投邮到部分家庭。

笔者不是病毒问题专家,从电视上看,全世界无一个国家的传染病医院使用棉纱口罩预防新冠病毒。喜欢洗手,见面只是鞠躬的日本国民,但愿能用这种棉纱口罩挡住无孔不入的新冠病毒。如果4月17日以后,日本的确诊人数突然降了下来,该是这种口罩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只可惜,包括执政的自民党在内,在日本相信这种棉纱口罩的人,大概只有出这个主意的官员和首相及官房长官,其他人还真的很少能碰到。

从隔岸观火到仓促上阵面对新冠病毒各国行动都相当滞后

日本在处理从武汉撤侨,撤侨后防止相关人员带入新冠病毒的传染;日本在英国籍钻石公主号邮轮患者的处理上,虽然不能说无懈可击,但一艘外国邮轮给日本带来的问题,日本尽最大力量去处理了,而且也没有因为邮轮而导致日本出现大规模的传染的现象。

日本国内新冠肺炎患者确诊人数

4月1日,日本患者人数(不包括邮轮)开始超过2000人,半个月后的15日开始接近8000人,16日如果加上邮轮等患者的话,则超过了万人。日本在整个2月、3月的两个月时间内,是否做足了应急准备?现在可以说是日本政府花了很大的精力在普及棉纱口罩,只是为生产和发放这些口罩,做足了准备。

“医疗崩溃”、“第三次世界大战”该是此次新冠冲击给世界各地造成的最终结果。目前看,除了信息封闭最为严格的东亚某个国家独善其身,没有任何新冠疫情信息传出外,世界其他国家都受到了新冠病毒的影响,只是能否将病毒控制在某个领域,在病毒集中发生传染的地方,能否控制局势?这些方面各国处理的结果不同而已。

在新冠病毒开始流行的初期阶段,没有哪个(地方)政府能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日本媒体到现在也依旧认为新冠病毒的毒性不能和非典比,其死亡率要低很多。日本政府也对新冠病毒潜伏时间长、无症状感染者数量巨大这个新问题认识不足。当开始爆发时已经过了防治的最佳时期,一旦爆发便不可收拾。

工业化的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最大不同,该是在疾病预防与治疗上存在着巨大差距。新冠冲击首先在工业最发达的国家出现,严重扰乱了这里的社会经济秩序。至于发展中国家,可能在工业发达国家之后才出现传染面积扩大的问题。这与过去的传染性疾病有着很大的差异,导致了各国在初期对应阶段都相当的滞后。日本在信息绝对透明的情况下,看到了中国、韩国、欧洲及美国的全部抗击新冠病毒的过程,但隔岸观火,相关政策的出台上非常迟缓,出台某个政策时,又总是给人以仓促感,日本媒体反复批评政府“唐突”。政治家即便将这次对抗比喻成“第三次世界大战”,但认识与行动之间的距离同样相差很远。

对本国医疗现状的理解不足,过分期待医疗技术的进步,让日本等国家在此次对抗新冠病毒中出现众多混乱。新冠病毒具有了燎原之火的态势以后,国家的医疗力量变得分散,各地方自顾不暇,不可能集中力量将某个局部地方的传染压制下去。非典已经过去了16年,非典疫苗到现在尚未研发成功。新冠病毒的防治疫苗能否在今后18个月内开发出来,更是一个无人知晓的问题。

4月16日晚,日本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该状态大致会在5月6日结束(也有可能继续延长),17日开始向每个邮箱投邮两只棉纱口罩。世界大多数国家将自己和日本做了对比后,发现现在日本的对应方式与意大利、法国、美国初期的做法相当的一致,在手段上比那些国家多了两只棉纱口罩。意法美后来相继失陷,而日本的两只棉纱口罩能否在新冠病毒引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中获得战果,人们拭目以待。

陈言:人民中国杂志社副总编辑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 执行院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