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oc1.cn

病毒面前人人平等?看看疫情下的美国,穷人和富人差别有多大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感染者上至政要名流,下至平头百姓。一些人由此认为,病毒面前,人人平等。不过美国媒体却评论称,事实却并不如此,疫情正在加剧美国社会的不平等现象,让美国的社会问题显得尤其触目惊心。

4月14日,在美国纽约,人们在一家超市外保持间距排队等待购物

疫情正在逼死美国穷人?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全球新冠肺炎数据实时统计系统,截至美国东部时间4月14日晚6时,全美共报告新冠肺炎确诊602989例,死亡25575例,共检测3081620例。在疫情最为严重的纽约州,目前共确诊202208例,死亡10834例。

根据纽约市卫生局发布的统计数据 ,感染人数最多的地区(即颜色最深的部分)往往也是最贫困,最拥挤,外来移民最多,房租相对便宜的地区,多分布在皇后区,布鲁克林区,布朗克斯区,以及史坦顿岛。

之所以这些地区感染人数众多,一方面是由于居住在这里的人,很多是从事服务行业的低收入人群。这些人为了谋生不得不外出工作,而他们的工作往往需要接触更多的人,因此大大增加了感染风险。另一方面,这些地方居住环境差,卫生条件差,外来移民多,且十分拥挤,常常会有几个人挤一间房的情况出现,根本没办法实现真正的居家隔离。除此之外,低收入人群相对来说,没有足够的医疗知识,防范意识也比较差,这也是酿成悲剧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名男子在接受采访时说,“说不害怕病毒是假的,但我更害怕的是生存,因为我有妻子、父亲和三个孩子要养。”一名女子被问到,捐赠的食物减少,未来情况不确定,你的心情如何?她转过脸去,忍不住哽咽。

有人说,疫情正在逼死美国穷人。疫情之下,富人们可以呆在家里,享受很好的生活,但穷人考虑的首先不是会不会被感染,而是温饱问题;穷人必须出去工作维持生活,富人却可以在家靠资本度日;穷人医院不提供检测,只能居家隔离,而富人则买到私人实验室的试剂盒,有好的医疗,享受更多的保护。病毒面前并没有人人平等,就像电影中的穷人家的房一推就倒,而富人家就是铜墙铁壁。

富人在私人游艇上“自我隔离”

相比之下,在纽约州,富人最多,人均收入最高,房租最贵的曼哈顿地区受疫情影响也最小。

此前,亿万富翁David Geffen曾在国外社交媒体上晒出,自己在价值5.9亿美金的私人游艇上“自我隔离”,引起了社交媒体上的一片哗然。最后他不得不删除了这一条动态,以平民愤。这无法改变残酷的现实:即便在看似中立的病毒攻击之下,贫富差距依旧是决定生死存亡的重要因素之一。

目前,新冠肺炎正以每天万例的增长态势席卷美国,全美各地人人自危。为了躲避疫情,富人们、特别是疫情中心纽约的富人们开始奔向自己在那些度假区购买的房产,而这也给那些度假小镇带来沉重压力。

据《纽约时报》报道,白宫已经建议所有离开纽约的人员自家隔离14天;在佛罗里达州,政府命令所有过去三周有去过纽约的人都要自家隔离14天;在新泽西州,州长呼吁那些海边别墅的拥有者们不要进来,该州长滩镇镇长表示,这里的小镇人数在过去一周扩大了两倍,但“这里并没有为他们做好准备”;在马萨诸塞州,州长把度假胜地南塔克特岛和玛莎葡萄园岛视为“禁入区”,他呼吁人们“呆在大陆上”。

官方尚且如此,当地人们更是毫不掩饰对这些“逃难富人”的担忧。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地人反感这些富人,一方面是因为有传播新冠病毒的风险,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在无情地搜刮当地物资。报道指出,在纽约长岛著名的富人乐园汉普顿,有钱人们把当地的商店“洗劫一空”。“他们想确保自己能维持一年的生活,”一名当地的房产中介表示,现在商店货架上空空如也,对当地人和中产阶层而言非常难受。

毫无疑问,虽然病毒的传播属于无差别攻击,但是,由于居住条件,教育程度,收入水平,医疗保险,医疗资源等客观因素及差异的存在,最终导致的结果一定不可能是人人平等,而且和人人平等相距甚远。或许这正如特朗普所说,为什么权贵优先检测?这也许就是人生吧。

美国政治彻底被金钱操纵

当前疫情在美国加速扩散,大量无家可归者进退无所,成为疫情之下最脆弱的群体。他们的艰难处境在疫情这面放大镜前,暴露了美国社会的残酷和耻辱。

加州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州,有15万名无家可归者。头无片瓦的流浪者,在新冠病毒面前显得异常脆弱。一些地方政府情急之下推出的救助措施,往往让流浪者顾虑重重。加州洛杉矶市计划从3月20日开始,把市内42家休闲中心改造成临时收容所。部分无家可归者质疑政府这种安排,不愿意进入临时收容所。他们不理解,为什么政府一边禁止民众大规模聚集,一边又把无家可归者集中在一起。他们担心这些收容所会变成病毒快速传播的温床。

加州传染病专家斯库利博士也对这种收容所的作用持怀疑态度。他认为,早期研究显示,新冠病毒极易在家庭内部传播,而这些收容所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大型的家庭。与那些有更好医疗条件的其他社会群体比起来,无家可归者即便感染了病毒,也不会那么早被发现,正因如此,他们是美国社会的“沉默人口”。

美国民众登记申请失业救助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数据显示,美国约有3000万人买不起任何商业保险。高额的医疗费用,让他们根本无法支付病毒检测的费用,更别提确诊后的治疗,一旦生病只能听天由命。全美第五大保险公司——信诺的前任新闻发言人波特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的医保体系是为精英打造的。政客们总是吹嘘,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制度、医术最精湛的医生和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可悲的是,高昂的费用却把许多人拒之门外。

虽然美国一直宣称自己是自由、平等、民主的国度,其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最终属于人民。但事实上,大行其道的美国金钱政治由来已久。

曾帮助美国第25任总统威廉·麦金莱赢得大选的美国著名实业家马克·汉纳就说过:“要赢得选举,需要两个东西:第一是金钱,第二我就记不得了。”已逝的加州政治家杰西·安若也曾说过:“金钱是政治的母乳”。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更是在2014年决定取消个人对联邦候选人及政党参与竞选活动最高捐款总额的上限。这意味着,美国富人从此可以随心所欲地向自己支持的政客提供政治献金。美国政治终于彻底被金钱操纵,每一任总统都要优先服务于自己身后的利益集团。这也导致美国的贫富差距持续扩大。

公平正义是人类社会的共同追求,也是衡量社会文明的重要尺度。而底层人士的生活境遇,往往才决定了一个国家的文明高度。这次新冠疫情的暴发,让美国数十万无家可归者的生活愈发雪上加霜,也让美国的社会问题显得尤其触目惊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