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oc1.cn

美国富人如何应对疫情?

(2020年2月28日,一位戴着防护口罩的女人。)

一名商人可以带家人或不带家人飞往爱达荷州。在科罗拉多州的一个滑雪小镇上,一位医生正在安慰那些想要治疗的富有客户,一个纽约人正打电话给医院。

像美国的其他人一样,美国的富人们也正在为致命的冠状病毒爆发做准备。家得宝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肯·兰格内在自己位于北棕榈滩的冬季驻地观看了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新闻发布会,他想知道媒体是否夸大了风险,以防万一,他还是打了两个电话。

一个是打给纽约大学兰格尼健康中心的一位高管,另一个是那里的一位顶级科学家。

“在疾病方面比我更有研究的人告诉我,‘到目前为止,这是一场严重的流感,’”84岁的兰格内说。他非常热爱资本主义,还写了一本名为《我爱资本主义》的书。他计划本月回纽约赴约,如果他感到不舒服,他就去纽约大学朗格尼分校,并表示他不期待任何特殊待遇。

面对越来越严重的新冠疫情,一些亿万富翁、银行家和其他美国精英很冷静,另一些人则越来越焦虑,每个人都在洗手、消毒。毕竟,富人们可以为流行病做充足的准备,比如乘坐私人飞机出城,与世界领先的专家通话,享受奢华的医疗服务等。

“这里到处都是战备室,”高端礼宾服务公司私人医疗的管理合伙人、内科医生乔丹·施莱因说。该公司为了工作正在想方设法采购数百种能够覆盖全身的防护服,他们联系了旧金山,硅谷,洛杉矶和纽约的厂家。“我们不得不乞讨、借贷甚至偷窃,好吧,不是偷——是通过乞讨、借钱来支付那些防护设备的钱。”

提供上门服务的科罗拉多州阿斯彭的医生蒂姆克鲁斯说,“富人不一定能获得普通人无法获得的东西,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询问是否可以得到一种冠状病毒疫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他们只是想问一下。”

全球确诊冠状病毒病例已超过8.9万例,死亡人数超过3000人,世界卫生组织将这种疾病的全球风险评估提高到“非常高”。经济方面,冠状病毒已经扰乱了全球市场,美国国债收益率跌至历史低点,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本周跌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点。

要求匿名的一家大型对冲基金的联合创始人在谈及自己的未来打算时表示,他说,如果人们开始逃到世界末日的地堡里,他可能会朝相反的方向跑。他可能会飞到他在意大利的家中,尽管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建议美国人不要去意大利。他补充说,大范围的恐慌只会让机票更便宜。

曾长期担任公园大道合作公寓的董事会主席的查尔斯·斯蒂文森一直待在南安普顿。

史蒂文森说:“我现在一点也不担心,尽管新冠病毒离我不远。如果村里的人感染了冠状病毒,我就会离开这里,飞往爱达荷州,把自己关在一个小屋里。如果家人愿意,也可以同我一起去,这是他们的个人选择。”

在纽约大学研究城市政策和规划的米切尔•莫斯说:“那些不习惯在一起生活的富人夫妇会遇到麻烦,这将破坏富人们的婚姻。现在所有旅行中,丈夫和妻子将不得不和他们的配偶在一起。”

特朗普曾预言冠状病毒将会“像奇迹一般”消失,同时民主党人概述了预防冠状病毒所需的大量资金,其中包括一种普通人负担得起的疫苗。美国卫生局局长杰罗姆•亚当斯说,口罩并不能有效地防止公众感染冠状病毒,但如果医护人员无法获得口罩,他们就会面临感染的风险。“说真的,人们快停止哄抢口罩吧!”亚当斯在Twitter上写道。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戴尔医学院负责健康产权的副院长朱尔•穆伦说,数百万美国人买不起医疗用品,无法工作,也找不到稳定的医生咨询,即使是在形势好的时候也不行。

曾任康涅狄格州公共卫生部专员的内科医生和流行病学家马伦说:“资金、交通和信息等资源的充足使人们能够率先采取保护和预防措施,并有助于为人们应对灾害创造更为舒适的环境,这才是你真正看到差别的地方。”

美国最大的银行摩根大通禁止员工进行任何不必要的商务旅行,它加入了一系列企业巨头的行列,实施限制旅行,将团队和交易员分散到不同的地点,对员工进行隔离等措施。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在声明发布前不久表示,他曾梦见自己和其他几位亿万富翁在1月份的瑞士世界经济论坛期间感染了这种病毒。

戴蒙在该行一年一度的投资者日上表示:“我做了这样一个噩梦:在达沃斯,我们所有人都被感染了,然后我们都离开了公司,在其他场合传播病毒。唯一的好消息是,它可能已经战胜了精英。”听完,观众们都笑了。

文/羊羊

图/网络

【DAILY MEDIA出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