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oc1.cn

全球战疫·连线|我在印尼买了260箱口罩寄回国

3月2日晚,孙加强离开待了一个多月的印度尼西亚。在印尼,他的身份从一个游客转变成“百万口罩采购员”,他骑着摩托车穿过印尼的大街小巷,也从多起“口罩骗局”中抽身而出。

而就在他离开的当天,印尼首次通报了该国2名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此前,尽管东南亚多国都已出现确诊病例,但有2.6亿人口的印尼仍然表示该国无一例感染病例。而据孙加强的观察,在全球疫情逐渐蔓延的这一个月,印尼戴口罩的人很少。

在印尼的一个多月中,孙加强前前后后一共购买了260箱口罩寄回国内。在离开印尼前,孙加强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讲述了这段经历,他说,把这些故事写成剧本拍电影,会比《我不是药神》精彩得多。

孙加强朋友圈,朋友因其玩笑话P的一张图“我不是罩王” 本文均为受访者供图

邮费比口罩还贵

今年1月22日,在澳大利亚工作的孙加强和国内的亲朋好友相约去印尼的美娜多(Manado,又称万鸦老)旅游,本来他和亲友1月26日要各自返回澳大利亚和中国,因国内疫情发酵又耽误了两天。28日,孙加强的亲友回国,但是他没有走成,一位国内的医生朋友告诉他,目前国内口罩紧缺,托他看看印尼“有没有口罩”。

“印尼那个时候的口罩还挺便宜的,不同的品牌,大概(人民币)3毛到5毛一个。”帮一个朋友买了,之后又陆续有别的朋友要口罩,孙加强就这样开始了“代购”之路。

他每天早上6点起,骑着摩托车一家家药行跑,一天可以“搜罗”十几二十箱口罩。美娜多是印度尼西亚北苏拉威西省首府,是一个新兴的旅游城市,中国人不多,买口罩的人也不多。“一开始他们(药行的人)也很疑惑,这个东西放在那里,平时也没有人买,虽然有人戴口罩,但不是很多。”

孙加强一开始买口罩非常顺利,有时候一家一家买,一次一两箱,有时候可以在药行提前预订十几二十箱,第二天去拿。“他们的摩托车就跟滴滴一样,买完之后我就让一辆摩的把这些口罩送到邮局。一天下来买得差不多了,我再去邮局把这些口罩发往国内,一般10到15天可以寄到。”

一个口罩5角钱,一箱有2000个口罩,总价大概合人民币1000元,但是邮费却要人民币1500元,算下来一箱的口罩成本价2500元。孙加强说,这些口罩在国内也一箱就卖2800到3000元,除去杂七杂八的费用,自己和朋友并不赚钱。

虽然邮费比口罩价格还贵,但邮寄却是把口罩寄回国内性价比最高的方式。据孙加强说,十几箱的邮费就要两三万元,相当于两个印尼人一年的工资。

因为邮局只收现金,他要每天早起去取钱,再把大量现金交给邮局,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四五天。

在美娜多goumai口罩 孙加强 图

辗转买到200箱口罩

但是孙加强只有一个人,每天最多买20箱,除了采购还要负责将口罩邮寄到国内不同地方,从早忙到晚,效率并不高。

2月4日,孙加强向澎湃新闻发来信息,“从这几天收到的众多信息判断,国内情况不太乐观,可能会要长期作战。”孙加强表示,他准备继续留在印尼,“情况一直在变……每天一个人处理太多事情,已经超负荷。”

随着印尼的口罩越买越少,孙加强也在想其他的办法。“那天挺巧的,我租的摩托车的老板说有需要可以找他,我就随口问了一句有没有口罩供应商,他说他的妹夫是口罩供应商,愿意给我提供口罩。”

然而预订口罩需要预付人民币3万元的定金,如此大的数目也让孙加强考虑了很久,“我想了半天,还问了他很多问题,我也没见过他,最终我还是决定把定金付给他。”

还好,孙加强这次没有遇上骗子。2月5日,他来到了位于雅加达和美娜多中间的望加锡,和联系的口罩供应商见到了面,最终成功拿到了200箱口罩。这让孙加强省了很多事,不用再一家家去搜集口罩。彼时国内同等质量的口罩已经涨到了4、5块钱一个,而孙加强发回的口罩成本价是1.5元一个,找他要口罩的人也越来越多。

但是随之而来的两条消息让孙加强再次陷入困境。“邮局不再接受新的邮寄了。”邮局的人告诉孙加强,不能再邮寄东西回中国了,但是据他推测,应该是邮局“爆仓”了,“因为不止我一个人在做(邮寄口罩回国)这件事。”

另一条消息则是,2月2日印尼政府发布通知,2月5日12时开始暂停中国往返的所有航班。

寄回国的口罩 孙加强 图

赶在停航前将口罩运回国

一下买到了200箱口罩,可是现在怎么寄回国,成了最现实的问题。孙加强无奈在网上发了一条求助信息,这条信息又被很多人转发,许多媒体也刊登了孙加强的故事。

“那天我回了一整个下午加一整个晚上的信息,一直不停有人给我提供如何把口罩寄回国内的信息,但是其中99%的信息都没用。”经过孙加强筛选,最后只剩下两条渠道可以把口罩顺利寄到国内。

一是孙加强的发小联系了一家公司,从他手上买了15万个口罩,在和东方航空协调后,赶上了最后一班从印尼到中国的飞机。另一条渠道是一些在雅加达做物流的华人,他们同时也在帮助很多印尼华人将捐助的口罩运回国。这些华人帮孙加强联系上宁波慈善总会,通过他们的捐赠通道,口罩可以顺利通过海关。

在邮局寄口罩 孙加强 图

最终,这两个渠道都成功了。

200箱口罩顺利抵达中国,分散到相关各方手中,最后只留下10箱口罩可以让孙加强自由支配。“7箱给了朋友,一箱捐给我的原单位海宁电视台,还有两箱捐给一个朋友的单位,他们管物业的,小区里非常非常缺口罩。”

孙加强后来感慨,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这几十万口罩中,一部分是他和朋友捐赠的,一部分是等价提供给单位和组织的。对于有些说他是借捐赠的名义赚钱的说法,孙加强回应,“不可能几十万的口罩都是我出钱,拿去捐赠,这是超出我能力范围的。”

至此,前前后后加起来,孙加强一共采购了约260箱口罩,而那个时候,印尼当地的口罩价格也开始疯涨,原价5角一个的口罩一度涨到了3元。

惊险的被骗经历

此后,随着口罩价格的上涨,假借“口罩”赚钱的骗子也越来越多,孙加强也经历了一段“血泪史”。

一次,有人曾对他说自己的女朋友是口罩厂厂长,有价值800万元的口罩,还给他发了口罩的视频。孙加强不是没有怀疑,但他的印尼朋友告诉他,这是一条“大鱼”。在约好去仓库前,他请介绍人及“口罩长厂长”一起吃了韩国烧烤,花了600元人民币。

晚上12点,一行人到达万隆,“口罩长厂长”却迟迟不带他去仓库,开着车到处转悠,说“警察一直在仓库周围巡逻,我们必须小心”。孙加强当时就很紧张,马上发定位给朋友,说“有事来救我”。就这样虚晃了半小时,另一个人出现了,手里拿着一蛇皮口袋的口罩。

“这就是‘大鱼’?”孙加强脑袋嗡的一下,告诉他们自己太累了,先回房间。幸好,他并没有遇上人身危险,最终的损失只是一顿饭钱。第二天早上,孙加强赶紧离开了万隆,返回雅加达。

在经过了各种被骗的故事后,孙加强也积累了许多经验,有时花人民币100多元让当地人跑腿去看口罩现货,有时在买口罩的群里直接怼骗子本人,将骗子揭穿。“因为利润太高了,有时候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就到了我们互相害怕对方骗自己的程度。”

“各种各样的骗子,我都不知道他们要骗什么。”孙加强说。

捐赠口罩 孙加强 图

“借去的口罩以后会还的”

随着中国国内的口罩产能也逐渐恢复,以及印尼当地口罩价格猛涨,孙加强买的口罩也越来越少了。

在2月13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自2月2日以来,我国口罩产量逐日提升,目前医用的非N95口罩的产能利用率达到了106%,有10个省份达到或超过了100%。

另一方面,由于制作口罩中间过滤层的原料熔喷布成本也涨了20倍左右,口罩价格在印尼一直居高不下。“已经没什么人采购了。”孙加强说,人民币2元多一个的口罩,对于印尼人来说还是有点贵。

在3月2日前,印尼一直未报告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有一些人提出了质疑,认为印尼可能有一些未发现的病例,也有报道指出印尼目前进行的检测量很低、一些医院能力较弱。针对这些质疑,印尼国内也不乏反驳之声。

2月24日,孙加强收到了捐赠证明,他和朋友朱峥一共捐赠了7万个口罩,还有防护服、手套等各类防护用品。在印尼期间,他购买各类防护用品寄回国内,一共花费了20多万元。

在印尼的最后一段时间,结束口罩采购的孙加强又回到了美娜多学习潜水课程。“整个酒店就我一个客人,一对一教学。”孙加强说,原本热闹的酒店现在根本没什么人,很多餐厅都关门了,只剩一两家还在营业。

3月2日,印尼总统佐科宣布,印尼本土确诊2名新冠病毒感染者,两人与此前从印尼旅游后回日本确诊的患者曾有过接触。就在这一天,孙加强也启程离开了“奋战”一个多月的印尼,回到了澳大利亚。

“印尼旅游变成了深度游,我以后应该经常会去。”回望这次一个多月的印尼之行,孙加强感慨道,“感谢印尼,我们借去的口罩,以后会还的。”

临走前,孙加强请印尼朋友吃饭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