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oc1.cn

职业联赛已现雪崩迹象 中国足协该如何避免出现更多的天海?

当多家中甲、中乙、中冠俱乐部没有递交工资确认表,职业联赛体系坍塌就成为了现实;然而未曾想,在工资确认表提交后,“灾区”却在近一步扩大,一年不发工资的“老字号”辽足退出已成定局;而没欠薪,却有一屁股疑似债务的天海,处境也很危险。随着中国足协正式向天海俱乐部复函,留给天海解决问题的时候只剩最后4天。

中国足协最怕天海打到一半打不下去

天海俱乐部副总,兼任一线队领队、教练组组长的李玮锋,此前一直表示天海会努力活下去;但是当天海俱乐部正式发布零转让公告时,所有人都很清楚,天海实际上已经有些山穷水尽了,转让可以被视作天海最后的自救机会。

为什么天海要零元转让?所有人的反应都是俱乐部欠了一屁股债。至于天海到底有多少外债?很难说,有人说只有莫德斯特和索萨的违约金(这两人要的赔偿都在1000万欧元左右,合起来1.5亿人民币左右)。也有人说天海手头除了要付莫德斯特和索萨的违约金外,还有卢森博格,卡纳瓦罗,崔康熙的违约金,甚至传出了7个亿的恐怖数字。除此之外,由于在投资方出现变故前,没少给球员发现金;外界也在揣测,天海是否存在欠税。

可以说天海的债务,已经确定在明面上的,或许不足以致他们与死地。毕竟天海俱乐部把所有应收账款都给收回来,他们账户上剩余资金,在支付完莫德斯特和索萨的违约金之后,应该还够支付剩余球员一年的薪水;然而暗地里这些潜在的债务,或者说还没曝光,没被完全确认的债务,恐怕才是天海难以为继的数字,导致天海很可能已经是资不抵债。

当外界都知道天海存在或这或那的问题,作为中国足球的主管部门,中国足协不可能不清楚天海俱乐部,运营不理想,财务状况不健康的现状。无论是此前要求天海提交征询函,暂缓天海的注册,还是在回函中,所要求的必须在3月12日17时前提交的包括俱乐部资金状况等多项相关材料,都足以表明——中国足协对于天海的状况十分担忧,他们非常担心联赛打到一半,天海打不下去的情况出现。

为了避免天海中途退出,中国足协在准入方面针对天海所采取的准入规定,跟此前联赛注册所设置一些规定已经有些不太一样了。如今天海要想活下去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新的投资方入主,注入新的资金来源;另一种则是天海俱乐部要像足协证明,他们的银行账户余额足以解决逾期未付的国际足球纠纷案件、未赔付金额及可行的解决方案的同时,还得具备支付剩余球员一年薪水的能力。如果以上两条 海都无法做到,那么中国足协不可能让天海继续注册。

玩足球是亏本买卖,投资方的意愿跟行政力量挂钩

天海俱乐部在零转让公告里,提到了俱乐部总资产约为6.4亿——7.7亿;考虑到任何一家中超俱乐部的资产,大体都跟球员身价挂钩,如今天海已经放走了郑达伦、裴帅、吴伟等人,资产自然是近一步缩水。当然再怎么缩水,天海剩下这些人按照资产来变现的话,至少也有5亿左右;就算天海的债务达到了7亿,考虑到这是零转让,且中超受关注度这么高,对于真正有实力的投资方来说,不是不可以考虑去接天海。但是放在中国足球特殊的市场环境,以及如今的大环境下,恐怕还真就很难有投资方站出来接天海这个“烂摊子”。

欧美成熟的足球市场,有很多俱乐部是可以自负盈亏的,像曼联还在一定程度上“补贴”格雷泽家族。既然俱乐部本身就能赚钱,对于投资方来说,只要不瞎搞,就不存在太大的经营压力。但是放在我国,没有真正意义上可以自负盈亏的俱乐部;特别是最近几年,看起来越来越多的大牌外援加入中超,提升了联赛的品牌价值,中超公司的分红以及各俱乐部胸前广告的赞助都在不断创新高;但这些分红和胸前广告的赞助,跟俱乐部的投入相比,只能用九牛一毛来形容。 像恒大这种级别的俱乐部,一年亏损10亿是正常的;哪怕是这几年紧缩银根,不断清理高薪球员的富力,他们每年保守估计也得亏损两三亿。

恒大俱乐部一年的亏损数字也很恐怖

两三亿对于富力这种体量的投资方来说尚能承受,富力的投资人一直把俱乐部的亏损数字,算在了集团广告费里面。而像恒大此前通过进军足球圈抓住了很好的发展契机,从一个区域性品牌上升到国内顶尖,乃至享誉世界的品牌,足球一直是恒大集团最好的一张名片的背景下,恒大自然会继续大力投资足球。但是对于大多数俱乐部来说,他们既很难把亏损数字控制在两三个亿,又很难用亏损的数字实现品牌力量最大化,再考虑到大环境不太理想,很多企业都在开源节流,砍掉巨亏项目的背景下,很多俱乐部的投资方其实对于足球的兴趣都在减淡,愿意放手的绝不是一两家。

当然有很多投资方投资足球处于巨亏的状态,之所以没有放手,原因虽各不相同,但大体跟当地有关部门的态度有关。区别无非在于,国企可以不求回报,投足球就当公益行为;但私企投足球光保级每年就得先花个十亿左右,他们需要一些回报!对于天海来说,能否有新的投资方入主,其实决定权不在于俱乐部,而在于天津有关方面的态度。 然而天津足球真正负责扛旗的是泰达,权健一度风光无限时,天津有关部门可以把资源向这支球队稍稍倾斜;但是现如今权健这个企业都已经这样了,天海俱乐部是个彻头彻尾的烂摊子,天津足球明明有泰达这块招牌的情况下,恐怕天海早就成了可有可无的“玩物”。

中国足球要解决盈收问题,否则退出俱乐部只会越来越多

虽然今年冬天有很多俱乐部退出,但考虑到中国足球的历史上,原本就有非常多的匆匆过客,有些俱乐部在中国足坛也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迹,再多几个匆匆过客,大家也不会觉得太过意外。但是当拥有67年历史的老字号辽足和两年前还在打亚冠,在中国足坛曾经引发巨大轰动的天海(权健),很可能都会在今年冬天轰然倒下时,这既引发了广泛的热议,也再一次拉响了职业联赛深层次的生存危机。

职业联赛的生存危机,相关部门早就意识到了。从出台引援调节费到四大帽,再到今年冬天的一系列举措所释放的信号,都为了控制中超俱乐部的运营成本。然而由于原本很多中小俱乐部的运营成本就没有达到足协规定的四大帽量级,因此足协如今所采取的举措,只是控制住了那些豪门俱乐部的投入,但是对于中小俱乐部的减负不会起到太大的帮助,至少现阶段,想留在中超的球队,一年的投入顶多也就是从10亿降到7、8亿。就算接下来条例越来越严苛,逐渐帮助到一些中小俱乐部去节约成本;但无论怎么节约成本,按照外援税后工资300万欧,国内球员税后工资550万人民币的标准来算,投入也不可能降回到10年前,投7、8000万就能夺冠,投2、3000万就能保级的年代;未来一家俱乐部想留在中超至少也得好几个亿。

当然保级不管是要花10个亿,8个亿,还是5个亿,这本身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些俱乐部一年能赚多少钱。如果一个俱乐部,一年能赚10亿、8亿的,你让投资人投10到12亿,哪怕处于微亏,但能起到良好的品牌效应,他们肯定愿意投;然而中国各级职业联赛俱乐部的运营,基本上都呈现出投入非常大,但回报非常小的现状。而足协所出台的“中性名称”,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各俱乐部会少一笔冠名费用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投资方投足球的品牌效应。

一个营收能力低下的联赛,根本就没有建立起成熟的职业联赛体系;为了让联赛的根基更为稳固,中国足协应该想办法从提升联赛的营收水平入手。如果营收能力提不上来,政策导向又没帮助中小俱乐部真正的控制投入,雪崩或许只是刚刚开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