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oc1.cn

日本为何担心取消奥运会?1964年东京奥运会曾令日本焕然一新

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扩大,2月25日,日本政府召开对策总部会议,确定了综合性基本方针。但同一天,国际奥委会高级官员迪克·庞德在接受美联社专访时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在5月下旬得不到控制,原定于2020年7月24日举办的东京奥运会可能被取消,而不是推迟或更换举办城市。对此,日本政府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2月26日称,庞德的观点只代表其个人,不代表国际奥委会。东京奥运会将按计划如期举行。

话虽如此,但在疫情的阴影下,今年东京奥运会还能不能举办,已成为大家热议的焦点。可以肯定的是,日本绝不会轻易放弃,对日本来说,这是一次赌上国运的奥运会。面对日本经济形势低迷,奥运会承载了救命稻草般的期待。因为它曾带来的甜头,让日本人记忆犹新: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被誉为日本的高光时刻,在日本人心目中意味着重生的开始。通过这届奥运会,战败19年来,“日本人重新找回了自信”,并从此焕然一新。

日本为何担心取消奥运会?1964年东京奥运会曾令日本焕然一新

近乎疯魔般的筹备

日本曾三次申办奥运会。前两次分别是1940年和1964年。

1936年,日本东京击败了对手伦敦,成功获得1940年东京奥运会的主办权。1938年,由于日本深陷战争泥潭,尤其发生了武汉会战,这是抗日战争中战略防御阶段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歼敌最多的一次战役。日本随之向国际奥委会申请延期进行,但当时伦敦坚决不同意,无奈之下那届奥运会被迫取消了。

而1964年东京奥运会,对日本具有特殊意义。

二战后,日本在国际上长期被孤立、被疏离。国际奥委会甚至一度将日本排除在奥林匹克运动之外。而随着20世纪50年代后期日本经济回暖,如何洗刷耻辱,立于世界成了日本的举国心愿。从1945年战败,到1964年首次举办奥运会,不到20年的时间,这个给全世界带来深重灾难的国家,迎来了全世界瞩目的盛会,这是一次千载难逢树立新日本形象的绝佳机会,也是走出战争阴影,实现自我认同的窗口。于是乎,日本开始了近乎疯魔般的筹备。

日本为何担心取消奥运会?1964年东京奥运会曾令日本焕然一新

为迎接东京奥运会,场馆建设紧锣密鼓

如火如荼的奥运周期内的工程中,东京市内许多主干道上,竟挖出一万多个大坑,为的是修建高架路桥,有七千多栋房屋、五万多名市民因奥运工程拆除和搬迁。城市里到处沟壑纵横,由此导致的交通事故使一千多人丧生。

大兴土木,源于法律的修改,也促进了建筑业的发展。日本战后几乎都是低矮建筑,1961年更改了建筑基准法关于层高的限制,自此,开启了一个向现代化迈进的超高层年代。

新建、改建场馆三十余个,其中可容纳75000人的国立竞技场作为主场馆沿用至2014年。著名建筑师丹下健三的国立代代木竞技场、山田守的日本武道馆、芦原义信等人设计的驹泽奥林匹克公园综合运动场,以及新大谷饭店、王子酒店等大型住宿设施纷纷落成。它们至今依然是东京都重要的城市基础设施。

交通便捷程度大大提升。1964年东京奥运会召开的前十天,“东海道新干线”正式通车。虽然时速只有200公里,也只是连接了东京站到新大阪站两个地方,但这可是世界第一条高速铁路,此后新干线一度成为日本的标志。正是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在奥运会之后,吸引了无数国内外企业和人才进驻东京,促进了日本经济的腾飞。

日本为何担心取消奥运会?1964年东京奥运会曾令日本焕然一新

1964年10月1日,第一列新干线“光号”通过富士山

日本品牌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上世纪50年代初,日本制造是靠廉价劳动力大举出口,产品靠低价打开国外市场,由于质量差而受到西方诟病。“他们出口的玩具玩不了多久就会出现质量问题;他们出口的灯具寿命短得让人无法接受。”

而奥运会使这一切大为改观。竞技体育中,时间精度的重要性无与伦比。石英钟精密度高,但体积庞大,而且电力消耗惊人。日本的精工集团不仅取代了欧米茄成为大赛的指定计时用表提供商,而且秘密进行了一项名为“59A”的计划,其目标就是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之前,全力完成可以携带的石英钟,而为了能携带,就必须以电池来带动。

这一目标在1961年实现了。这款世界上最早使用电池带动的石英钟,重3公斤,平均日差仅0.2秒,裁判用一只手便能轻松携带,而且2个电池可以用一年,这和1957年有一部小型卡车那么大的石英钟表相比,是相当惊人的进步。

精准的计时服务让精工集团的计时表在1964年的奥运会大出风头。自行车、五项全能、马术、射击以及游泳等多个项目都能看到它的身影。日本在“二战”中制表工业被摧毁殆尽,但石英表的兴起给了日本钟表绝佳的机会,由此,精工也成为世界级的钟表品牌。

除了精工,富士胶卷也是典型的一家。奥运会期间,东京日比谷繁华的街道两旁可见25平方米的巨型奥运照片速报,使用的正是富士彩色打印技术。整个大赛期间,大到国立竞技场,小到便当贩卖店的一角都设立了胶卷专卖柜台。据说当时的盛况达到了顾客都无法挤进店的地步。

日本民众获得红利

直到20世纪50年代末,东京室内还处处看得见近代化以前的生活小景,如水井、洗澡盆、蚊香、风铃、煤炭炉、和服、塌塌米等。但1964年奥运会一来,古老的一切都走了。电话、双门冰箱、彩电、热水器、空调、立体声音响组合、微波炉等,开始走进日常生活。

正是那次奥运会,让普通日本家庭从黑白电视机迭代到了彩电时代。当时为观赏奥运,也是为享受到全球首次通过人造卫星进行奥运会电视实况转播,日本掀起了购买彩电热潮。1960年,日本家庭的电视机普及率为54.5%,到举办奥运会的1964年,这一数字飙升到93.5%。

日本为何担心取消奥运会?1964年东京奥运会曾令日本焕然一新

1960年4月14日,大阪国际商品展览会上,日本彩色电视厂家进行首次试播

此外,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被很多人视为日本干净起来的起点。20世纪50年代,日本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但多数日本人的行为和习惯仍停留在过去式。那时的日本,垃圾随处可见,污物随便被投弃,日本的各个城市俨然成为“肮脏都市”,与今天的画风大相径庭。之前大部分日本人是需要去公共厕所解决问题的,奥运会前后,东京基本解决了家庭中的冲水马桶问题。现在日本常见的各种酸奶,也是奥运会前后开始流行的。

日本的高光时刻

1964年10月10日,东京,晴。

“犹如一揽了全世界的蓝天,让你无法相信前一天晚上曾经暴雨倾盆。”进行实况转播的播音员这样描述。这大概是昭和时代日本最熠熠发光的时刻。这一天,日本举办了由94个国家和地区参加的东京奥运,并赢得了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出色地举办了一届最成功的奥运”的评价。

这评价也算是实至名归。开幕式上的精彩入场式、各项比赛的圆满实施、运动员村出色的管理和运营、高效安全的社会功能等等,都向世人展示了一个从废墟上爬起来的全新日本。

日本为何担心取消奥运会?1964年东京奥运会曾令日本焕然一新

整个奥运会期间,可以说是日本的高光时刻——

高速子弹列车正式运营,日本女子排球队夺得奥运金牌,日本总共获得史无前例的29枚奖牌,其中金牌16枚,开幕式的收视率达84%,民众的热情空前高涨。

无论是一扫战争的阴霾大大增强了日本人的民族自信心,亦或是初次品味与世界接轨的甜头,说1964年奥运成为日本命运的转折点,一点都不为过。在媒体的大量报道下,日本人认为他们在经济、科技及文化各方面均已达成骄人的成就,民族自信心达到一个高峰。

日本的技术实力从此写入世界历史,战后的经济腾飞也随着奥运会的成功举办迈出了第一步。当年的日本报纸,有的把1964年称为日本的“国际化元年”。

日本获得的繁荣比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通过长达77年的不断内战、对外发动战争,从国外掠夺资源获得的经济发展,速度上快出了不知多少倍。日本也第一次真的能以和平的方式,特别是通过举办奥运会的方式,让世界对其重新评价。

因此,2020年东京奥运会对日本而言,绝不仅仅是一场生意,它还关系到国家荣光,以及对黄金时代的怀念。如果说1964年东京奥运会是日本战后复兴的原点,2020年东京奥运会则被很多日本人视为“3•11”大地震之后的复兴原点。

如果取消奥运会,对日本无疑是巨大打击,对东亚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挫折。不过好在,疫情在中国的扩散已得到基本控制,日本政府和民众也非常重视对疫情的防控,采取了许多措施。无论现实因素如何,我们都希望能与日本共同战胜疫情,共同庆祝奥运。毕竟,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